推荐资讯

听说了确实是如此不过那些追击潘老二的江东军士卒却是被己方士卒

发布时间:2019-01-30 18:08 浏览:
 周瑜一听自己主公所问,心说,果然还是跑不了啊。要说这都是在他说料之中的,他自然是没什么意外,自己就是帐中唯一的军师,所以肯定是幸免不了啊。
 
    所以此时就见周瑜是笑了一下,然后这才说道:“主公,各位,瑜倒是有个不太成熟的想法,大家不妨来一起参详一下,不知如此可好?”
 
    孙策一听,眼前就是一亮,他倒不怕周瑜有想法,可就怕没想法啊。所以哪怕他也知道,周瑜能如此说,就代表着他并不看好这个计,但是哪有那十成把握成的计策呢,所以用计其实就是赌博,只是看谁最后赢罢了。
 
   
 
    所以就听这时候孙策再次说道,“好,公瑾有关,但说无妨,如今可就要靠着你了!”
 
    周瑜听后,他是无奈地一笑,虽然他没去反驳自己主公的话,但是要说就靠着自己,那还真可能是赢不过人家啊,这事儿也不可能就都指望着自己,但是自己一定会尽力也就是了。
 
    “主公,各位,其实瑜之所想,是这样儿的……”
 
    接下来,周瑜就把他自己的想法,和众人都说了一下,而众人一听,倒是绝对还真是挺有道理,只是最后能不能成,这个也确实是没人能够保证得了啊。
 
    最后还是孙策说道,“如今我军是攻城受阻,所以自当是找寻其他方法,攻破郴县。今公瑾所说,我倒是觉得可以一试,不知各位想法如何?”
 
    结果众人一看,自己主公都说行了,那么就是不行也行啊。当然了,众人也不是就说盲目去附和,而是也都有自己的想法。
 
   
 
    第一个说话的正是带兵攻城五日的董袭,“主公,属下觉得公瑾先生之言,可以一试!”
 
    如今不用周瑜所说的方法,那么还有什么方法可用呢。(未完待续。。)
 
 
第八四七章 周瑜出计赚韩嵩
 
    孙策一听董袭所说,“看来元代之意,这是同意了?”
 
    董袭再次说道,“确实,主公,属下是赞同的!”
 
    孙策闻言点头,“好,不知各位还有何看法?”
 
    结果董袭说完之后,众人便也都一一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对他们来说,如今其实都一样,那就是己方没什么办法了。那么既然只能是强攻一途,那么就不如用用周瑜所说的。哪怕就是失败,损失的也不会是特别多,怎么说比如今要少,不是吗。
 
   
 
    而此时孙策看着众人的样儿,他说道,“好,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么便按照公瑾所说的去实施吧,有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
 
    众人是异口同声说道,反正如今也没有别的好办法,那么就只能是先看看周瑜所说的这个能不能行。反正要成功,那就是比什么都好,败了,那就败了败,谁没尝到过失败呢。
 
    其实众人多少还是很相信周瑜的,毕竟他们其实都明白,比起这个,他们谁能超过人家,所以人家既然能说出来点儿东西,哪怕是觉得不是很大可能成功,但是却也不可小看了不是。
 
    更何况,周瑜周公瑾也算是个比较小心谨慎的人了,所以众人也都知道。哪怕这事儿做成得把握不是特别大,但是既然能从他周公瑾的口中说出来,那么就一定是比攻城要强得多。所以值得一试啊。
 
   
 
    江东军大营,孙策中军大帐中所发生的事儿,韩嵩他当然不知道。
 
    而当他在等着江东军第六次进攻郴县的时候,却发现,江东军大营居然是没什么动静,却是变得比平时要安静了。
 
    这个让韩嵩有些摸不到头脑,他心说。莫非是孙策怕了己方,然后是暂时停战了?不过不像啊,那样儿的话。好像不太符合他“小霸王”孙策孙伯符的作风。确实,韩嵩虽然没觉得自己是如何如何了解孙策,但是其人的一些东西,他确实还是知道的。
 
    结果等了一个白日。也是没等到江东军的士卒来攻城。而且江东军的大营,却是也比平时更为安静,而这却不得不让韩嵩感到疑惑了,心说,莫非孙伯符真是暂时先停战了不成?
 
    可真要是如此的话,那和自己所想的还真是有差距了,自己倒是更希望他能一直不停地进攻,哪怕自己守不住了都行。可如今停战的话,那可真就是没有意思了啊。
 
   
 
    结果到了晚上。韩嵩是正在太守府休息,结果就听士卒来报,“报太守,城外有江东军士卒前来投奔!”
 
    韩嵩这么一听,有江东军士卒前来投奔?他心说,这江东军士卒来此,是要做什么?真是要投靠于我,还是说要……
 
    “来了多少人?”
 
    这个得问清楚了,要是来了十多个或者是以上的话,那么那哪是投奔己方的啊,那绝对是来赚城门的。
 
    士卒回道,“只有一人一骑!”
 
    韩嵩一听,心说什么?啊,原来就一个人啊,“一个?”
 
    士卒赶紧是点头,“回太守,是,就只有一人一骑!”
 
   
 
    韩嵩一听,看来果然是一人一骑啊,自己得上城头看看了。要真是来投奔己方的,当然是要让其人进来,可要不是,那么,呵呵……
 
    说实话,就来了那么一个人,别说就是个士卒了,哪怕就是江东军的将军,韩嵩也是没有一点儿惧怕的意思。对他来说,谁来,其实都无所谓,自己根本就不在乎。只要对方是能确定,不是敌军之计,故意让人来的就行,其他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好,我马上就过去看看!你先退下吧!”
 
    “诺!”
 
    而在士卒离开后,韩嵩也稍微整理了一下,然后就出了太守府,奔向了郴县城头。
 
   
 
    上了郴县的城头,借着火把的火光这么一看,可不是吗,城下有个骑马而来的江东军士卒。
 
    此时就听韩嵩是大喊道:“不知城下是何人?”
 
    而城下的江东军士卒听到了韩嵩的问话后,是赶紧下马施礼,“小的,小的是江东军士卒潘老二!”
 
    韩嵩是点了点头,他当然不知道潘老二,不过看样儿,这个应该是没错。
 
    随即他是再次问道,“不知你来投奔我军,却是为何啊?”
 
    潘老二则说道,“小的这……”
 
    听了潘老二的解释后,韩嵩和城头上的荆州军士卒却是都明白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潘老二说了不少,但是核心就是一个内容,那就是他违犯了军规,所以受到了处罚,所以他是赶紧趁机从江东军大营跑了出来,结果之后就是这样儿了。
 
    而这个事儿,却是从城头的士卒口中,韩嵩也听说了,确实是如此。不过那些追击潘老二的江东军士卒却是被己方士卒给射退了,所以那些江东军士卒却是不得不甘心地退走了。
 
   
 
    知道了这些之后,韩嵩这时候却是哈哈大笑,“潘老二,你这是周公瑾之计策乎,是要赚我军城门?”
 
    潘老二摇头是像拨浪鼓似的,“不是,先生,小的真是被逼走投无路了,所以才来的!”
 
    韩嵩依旧是大笑,“哈哈哈!是吗,如此雕虫小技,就不要在我面前献丑了!”
 
    潘老二一听就着急了,“先生啊,您要是不收留小的,小的可就,可就……”
 
    说实话,这个时候的韩嵩,对城下的人却是半信半疑,因为感觉太像是假的了。不过说实话,韩嵩却也没找出什么大破绽来,所以他还是有些不太确定。
 
    韩嵩此时说道,“非是我不相信你,只是此事事关重大,所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