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哪怕江东军的战力确实是相对薄弱但是赶上这么个守将所以就算是他

发布时间:2019-01-30 18:04 浏览:
  来到城门口后,刘巴说了句,“打开城门!”
 
    士卒便赶紧上前,打开了城门,然后几人就出了城,来到了刘备的近前。其实刘备此时也是早已下马等候着他们的到来了,本来刘备没以为刘巴能亲自出来,所以刘巴整得这么一出,倒是让他有些意外,有些惊讶。
 
    毕竟刘巴只是派出了个使者去了自己大营,和自己说了一声,让自己定夺。但是自己又何尝不知道,所谓是“君择臣,臣亦择君”,自己认为他刘巴刘子初是个人才,但是人家能不能投靠自己,说实话,这还两说呢,所以刘备也不难理解刘巴的做法。
 
    说实话,他是完全有直接就取信自己的机会,是啊,只要把蔡瑁给押送到己方大营中来,自己是想都不用想,就会信了,马上就得带兵前来。不过刘巴去没那么做,这是说明了什么,刘备心里清楚,这便是刘巴对自己的一个考验了,毕竟要是自己这个做主公的什么本事都没有,不符合他心中的标准,那么他刘巴刘子初也不会投靠自己。
 
   
 
    所以对此此时刘巴和邓义出来,确实是让刘备有些没意料到。毕竟在他看来,刘巴怎么说也不一定非得亲自出城,他完全可以打开城门,然后直接请自己进来,之后再在城内迎接自己,也算是另一种考验。不过他没如此,说明了什么,反正在刘备看来,是不是就说明了,刘巴其实此时已经算是认可了自己,要不他可不会这样儿啊。
 
    说实话,还真就是像刘备所想的,这么回事儿。刘巴不准备再去考验刘备了,他觉得之前的就算是够了。对有些人来说,其实试探那么一次,也就差不多了,多了的话,物极必反啊。毕竟以后是要做自己主公的人,你要是让他做了那么多不爱去干的,那么就有你好受的了。
 
    而刘巴显然他是个聪明人,懂得适可而止的道理。至少他知道,刘备,也就是自己今后的主公,他绝对是不喜这些的。所以自己要是再如此的话,可能表面上,刘备不会对自己如何,但是保不齐以后,自己就要倒霉了。毕竟如今是什么情况,谁都明白,可以后会是什么情况,却是没人能知道吧。
 
    所以刘巴是带着邓义,并且让人押着蔡瑁和蔡和两兄弟,除了城,来见刘备一行人。
 
   
 
    刘备也是早已下马等候,当刘巴他们来到了他近前的时候,刘巴说道,“主公在上,请受在下一拜!”
 
    刘备是赶紧扶住了刘巴,“子初,哈哈哈!备仰慕子初久矣,如今得见,真实乃是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啊!”
 
    说完,两人是寒暄了几句,之后邓义也来拜主公,而刘备依旧是以礼相待,知道,这个邓义就是擒住蔡瑁的人,并且其人跟刘巴走得近。
 
    此时刘巴则说道,“这是属下送给主公的厚礼,还请主公笑纳!”
 
    说着,让士卒把蔡瑁和蔡和两兄弟给带到了刘备的面前,而刘备一看,心说蔡瑁啊蔡瑁,想不到吧,你也有如此的时候了。当初你派人去追杀我,那时候是何等得意,可如今你,你却也成了丧家之犬吧。
 
   
 
    而这时候,刘备则对蔡瑁说道,“蔡瑁,却不知你还认得我否?”
 
    其实蔡瑁一直都是看着刘备的,不过他嘴里却说不出来什么话,刘备也没拿下他口中的东西,就只听着,蔡瑁一直都在那儿呜呜呜。
 
    不过刘备却还没就在此时去处置他,反正他蔡瑁已经是落入了自己的手中,自己是不会让他给逃了的。以前都是他派兵去擒拿自己,要截杀自己,可如今他却是落到了自己的手中,这也算是“风水轮流转”吧,所谓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刘备让士卒把蔡瑁和蔡和给押了下去,而他则对刘巴和邓义说道,“走二位,咱们城内一叙!请!”
 
    “主公请!”
 
    “主公请!”
 
    刘巴和邓义两人说着,于是众人便都进了泉陵,刘备的属下,还有亲卫,加上几千士卒,都是一起跟着去了。而今对刘备来说,他还得先去太守府,见见自己那个侄子刘琮,还得给自己属下和刘巴还有邓义都彼此介绍一下才行,因为这些事儿都是必须要做的,并且就是要在太守府做了。
 
    ----(未完待续。。)
 
 
第八四五章 江东军进攻郴县
 
    众人进城后没多久,便来到了零陵郡的太守府。
 
    而刘备他们则在太守府的会客厅,见到了早已被控制起来的刘琮。要说刘琮这个荆州的名义之主,可以说虽然荆州军的士卒是不会对他如何无礼,但是他确实是被给软禁了起来。至少想出太守府,那肯定是不可能的。至于说其他的吗,倒是还都没什么。
 
   
 
    此时的刘备见到刘琮后,还是刘琮先给刘备施礼,毕竟是形势不如人啊。刘琮这么个荆州的名义之主,除了个名之外,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并且这个名其实还是蔡瑁给整的。所以实力不如人家,并且辈分也比人家矮一辈,所以刘琮如今却是不得不低头。好在蔡瑁在他身边的时候,刘琮已经是习惯了,所以……
 
    就听刘琮说道,“叔父,叔父终于来了,请受小侄一拜!”
 
    刘备虽然是受了这一礼,但是却还得把刘琮给亲自扶起来,于是扶其他后,刘备是笑道,“贤侄,许久未见,却不曾想居然会在此地再次见到贤侄啊!”
 
    不过嘴上这么说着,刘备在心里想,要说这个刘琮,那却真是比他那个同父异母的大兄刘琦要强得多。并且这么一口一个叔父的叫着,别说自己根本就不会动他分毫,就算是有那个心思。估计也得变淡了吧。
 
    而刘备却也不得不承认,刘琮可比他那大兄机灵多了。其实刘琦说白了,其人不过就是个纨绔罢了。但是刘琮,却绝对不能说是。所以别看刘琦比刘琮年纪大,但是说实话,在刘备看起来,他刘琦却是比不上刘琮的。
 
   
 
    两人是在客厅中坐了下来,而此时刘琮是继续说道,“叔父所说不错。从当初江陵一别,数月都未见叔父了,可如今却早已是物是人非!”
 
    刘备一听。也不胜唏嘘,说实话,就看刘琮说得怎么几句话,那就绝对不是刘琦他所能比得上的。
 
    而他此时则说道。“景升兄亡故。为叔也是痛心非常,如今虽已过了数月有余,但却还请贤侄节哀!”
 
    刘琮一听,是满脸痛苦的表情,“叔父,小侄省得,多谢叔父!”
 
    刘备是微微点头,没再对此说什么。话锋一转,对刘琮说道。“如今蔡瑁此贼已落入我军之手,不知依贤侄之意是?”
 
    刘琮一听,是微微叹了口气,“一切全凭叔父做主便是!其人虽然可恶,但却终究是小侄之舅父,还请叔父能够理解!”
 
    刘备闻言是点了点头,他明白,不管刘琮是有多怨恨蔡瑁,蔡瑁终归是他的亲舅父,所以真要让他去说那些大义灭亲的话,也确实是有些难为他了。毕竟在如此年纪,就那么心狠手辣的人,好像还真就是没几个。至少刘备心里清楚,他刘琮却绝对不是。
 
   
 
    所以这时候就听刘备说道,“贤侄之意,为叔自然是都明白,好了,此事也不必再多说了。”
 
    对刘备来说,蔡瑁这次是非死不可,反正如今的刘备是不怕蔡瑁什么,所以他就算是直接杀了其人,也不会觉得如何。
 
    而对于刘琮来说呢,他虽然也知道,自己这个叔父,也许是不会伤害自己,但是却还是得让其安心才行。所以之后刘琮又是和刘备说了不少,无非就是什么自己对接任荆州牧是没什么兴趣云云,就是为了打消刘备的疑虑。其实刘备心里都清楚,而且他对刘琮也没太大的防范,毕竟刘琮虽然人挺机灵,但是终究是没什么势力的。
 
    等蔡瑁死了之后,那就更不用说了。就算刘琮是有异心,刘备都不惧他,更何况他也算是看出来了,刘琮好像还真就没什么野心,就和他父亲也差不了多少。所以刘备还不是那么特别担心他,对于刘琮,他知道,自己还是能把其人给掌握在手中的。
 
   
 
    之后刘备和刘琮,这两叔侄是随便聊了几句,之后刘备这才说道,“好了,今夜就到这儿吧,贤侄也该说好好休息去了,如今已经很晚了!”
 
    刘琮明白,自己这叔父是让自己离开呢,于是笑道,“叔父所言甚是,小侄这便去歇息了,告辞!”
 
    刘备是笑着点了点头,刘表活着的时候,他都没什么可害怕的。如今刘表身死,就剩下两个儿子,对刘备来说,他们两人更谈不上什么大威胁了。
 
    刘琮告辞退下后,刘备把所有人是都给召集到了一起,简单说了一下之后的一些事儿,比如说安抚百姓了,等等吧,这些虽然刘巴都知道如何做,但是刘备却还是要提醒他几句才行,毕竟如今他是初来乍到,民心这方面,却还是不能丧失了,要不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啊。
 
    说了几句需要注意的地方后,刘备这才是让众人都去休息,毕竟如今已经是很晚了。
 
    刘备至此是拿下了零陵郡的泉陵,说实话,就算是“不费吹灰之力”了,毕竟是人家开城请刘备入城,连蔡瑁蔡和兄弟,都直接送给他了,所以自然算是没费劲儿了。
 
   
 
    在长沙留下了程普之后,孙策带人马是一路南下。直接就到达了桂阳便县。
 
    便县是南下去桂阳治所郴县的毕竟之路,所以拿下了便县,才能过去到达郴县。
 
    而便县守将刘先。乃是一文士,根本就不是武将,所以怎么可能抵挡得住江东军的进攻。哪怕江东军的战力确实是相对薄弱,但是赶上这么个守将,所以就算是他带着一群老虎,那么不好使了。没听过那句话吗,一只羊带着一群老虎。是抵挡不住一头猛虎带着一群羊的进攻的,至于说这是什么道理,大家都懂的。
 
    便县的守卒。不会是一群老虎就是了,但是刘先却肯定是一只羊。而董袭却是一头猛虎,但是江东军却也绝对不是一群羊啊。
 
    所以结果是可想而知,就还不到两日。城就破了。刘先是兵败自刎于便县的城头。此人虽然是没什么大本事,但是念在其人的忠义,孙策自然是命士卒厚葬于他。
 
   
 
    便县就这么拿了下来,孙策心里当然是高兴,大军休整了一日之后,他便留下了祖茂守城,然后便带着大军继续南下,奔向了桂阳治所。郴县。
 
    大军驻扎在郴县城外,孙策是直接命大军休息。对于郴县。他却也不得不重视,因为郴县的太守,乃是义阳韩嵩韩德高,却非是寻常之辈。
 
    在荆州,孙策是从来没觉得怕过谁,但是说实话,他还是有些顾虑的。比如说蒯氏兄弟,再比如说名声并不下于蒯氏兄弟的义阳韩嵩韩德高。
 
    孙策是不怕韩嵩什么,但是其人亲自守城,他确实还是有顾虑的,毕竟其人不是一般般的守将,所以要想轻易拿下郴县,看来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了。
 
    当然了,别说是韩嵩这么一个人了,哪怕就算是刘表复生,如今却也挡不住孙策带着江东军前进的脚步。他知道己方的优势和劣势,所以对于荆襄之地,虽然孙策也没指望着都拿下,但肯定是己方拿下的地盘是越多越好,这个是必然的。
 
   
 
    而此时在孙策的中军大帐中,他是对众人说道:“各位,这郴县的太守便是那韩嵩韩德高,所以我军却不可怠慢,务必要小心谨慎对待。也许各位不少人都听过其人,但却绝对不算是如何了解,所以此时还请公瑾来为大家简单介绍一下韩嵩其人!”
 
相关阅读